關於部落格
我是王晞曦,英文名字-Ciel,字義是"晴朗的天空"。這裡是我的天空花園,紀錄了C在美食、生活上的點滴與創作。
  • 582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沒事寫故事◎PART 2:那些,男人敎會我的……

 

「漂,你別老是這麼溫柔。」
「幹麻,你今天晚上想玩刺激一點的啊?」我湊了身子上去,用鼻子磨蹭著他下巴的鬍渣,也用乳房挺著他的胸膛。
「恩……」除了舒服的發聲詞之外,我其實不想聽到他說任何話。

 
任何話,都只是謊話和廢話。 



「漂你好棒……」在浴間裡,他吸允著我尖頂的玫瑰,偶爾啜著了幾口從銀色蓮蓬頭來的熱呼呼洗澡水,然後貪婪且毫不溫柔的掠奪黑森林。 
「會痛。」我輕呼著。 

但他絲毫沒有放慢或放柔他的手指動作,只是一昧地用言語安撫著我,說,再等會我就會感愉悅和美好,不會疼痛。 

我厭惡著,因為他連一眼都沒有關心地看過我,只顧著滿足自己愚昧的欲望。 
我呻吟著,臉上開始表演出痛楚而又愉快的快感衝突,這時候他才會像是個忠實的觀眾,乖乖地看著我的臉,我的痛。 


「喔,漂,給我……交給我。」 
「恩……」我繼續呻吟著,心裡卻想著昨天逛街看到的銀色背包其實挺美的,沒買下來真是可惜。 
「喔,漂,跟我說你要,你要高潮,你要我給你高潮。」 
「不要,我不要,我不要在澡間跟你高潮,我要你忍著,一整晚都忍著,然後給我很多高潮。」 

「喔,漂……你這貪心的小傢伙。」 


接著他抱著赤裸的我離開澡間,然後把我狠狠地摔在床上,二話不說地就硬進我的身體。
「痛!」我輕呼著,帶著男人都喜歡聽的溫柔。 
但腦袋其實咒罵著,你他媽的不知道洗完澡後身體會乾淨到有種澀澀的感覺嗎? 

「漂,你乖,我溫柔點。」 


別再叫我的名字了,這名字都被你叫髒了。
然而從我口中釋放出來的聲音卻是淫蕩的、柔弱的,像是快被毀滅似的。 

「喔,漂,你高潮了嗎?」


他媽的笨問題…………我差點想把他的耳朵給咬掉。 

「我還要……」這種回答有滿足他的慾望吧。
「喔,喔……喔。」

 第一場,結束。

我看著被滴上幾滴水得不像樣的精液,心裡咕囔著,才沒新鋪幾天的床單,又要送洗了。 


「漂,還痛嗎?」
是,我很痛,心痛……心痛那250塊錢的送洗費。 
「還好,不痛,很舒服。」我說謊,說得比他說過的謊都還自然不矯作。 
「我休息一下再繼續讓你舒服好不好?今天開會很累。」 


是開會很累還是跟她吵架很累?我沒戳破他的謊言。 
假使沒有爭吵,他剛來時那捲起袖子的手臂上,不會有女人咬過的齒痕。

「恩,我去幫你煮杯熱咖啡。」我抓起地上的衣物,就要穿著去小流理台搞杯又黑又醇的液體,好讓我暫時忘記那又稀又白的東西。 

「不要穿衣服,漂,讓我看著你。」他躺在床上,眼神迷濛而貪婪。
「不穿衣服我會著涼。」我回了一個甜美的微笑,然後放下手中的細肩帶,改拿他的襯衫套在身上,那夏天的白襯衫,有幾分透明。 

「很好看……」 
他稱讚著,我得意地笑了。


究竟為什麼要討好這個男人?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這樣做很無趣,但至少身邊有人陪著。而且,也能偶爾收到禮物,不管是衣服還是包包、首飾。 



像是每個月都在過情人節一樣。 

可我卻不是他的情人。


他開了電視,依舊是財經台……那種我根本不會轉到的頻道。 
咖啡壺冒出了蒸汽,空氣裡多了我喜愛的咖啡香,專注在那黑色的液體裡,有種滿足和一個人的安靜。

「在笑什麼?還不快來。」他拍了拍他的大腿,其實男人上了三十歲就該做點運動。 
「恩…。」我倒了兩杯咖啡,帶了奶油球和糖包走回臥床旁。 
「不要喝了,你晚上會睡不著。」 
「你來,我捨不得睡。」關於甜言蜜語,我比男人還懂,因為這是他們敎會我的,而我正努力發揚光大。 

「漂,你就是這麼甜。」 
「我只給你甜。」我伸手抓了他那疲軟的部份,玩弄著。

這時候的男人…都很乖。 


「漂,你想要?」
我沒回答,就逕自舔了起來。

這時候,萬一我不小心用力咬下去會是怎麼樣? 
那女人,不也咬了他的手臂? 


而我現在掌控的可不只是他的手臂。

「喔,漂。」他呻吟著。
我抬頭看了他一眼,充滿了無限引誘,這是他們要我學會的,而我聰明地不用多練習就能發揮淋漓。

「喔,漂!」他繼續呻吟著。

 

 

 

 

 

 

 

 

 

 

 

嘟拉拉嘟拉拉,我的手機,響了。

他的呻吟聲,停了。 

我快速的吻了他的頰,拿著手機到最遙遠的小流理台去接聽。 
 

 

 


「漂,睡了嗎?」是他的聲音,一個好男人。 
「還沒。」我回得小聲卻溫柔慵懶。 
「我剛定了餐廳,情人節一起吃個飯吧。」 


我微笑了,這個男人要和我過情人節。 
要一起過情人節,就代表,他想做我的情人,對不?

我笑了,笑的很真實,而且把微笑隱藏在床上那男人看不到的角度裡。 
「恩,好,我等會就過你那。」 

「你要過來我這?」他的聲音聽起來很意外也很興奮。 
「恩,對阿,我今天晚上過去陪你。」 
「喔,好好,我等會去買點宵夜,你愛吃的那家烤地瓜。」

 
我微笑了,這個男人記得我愛吃的和不愛吃的,愛看的電視頻道、愛喝的咖啡濃度、愛上的館子、愛聽的歌曲、愛看的電影……。 

「恩,我待會直接坐計程車過去,大概20分中內就會到了,先這樣囉,bye。」我快速地掛上了電話,連地板上的衣物都來不及收拾就打開衣櫃挑起最新買的紫色內衣和乾淨的洋裝,換穿了起來。

「怎麼了?」他依舊一副大牌模樣地躺在床上,看著我的每個小動作。 
「我們家姐妹淘失戀了,我要去陪她。」我近幾沒情緒的快速回覆他。 
「喔,什麼時候回來?」他口氣很淡。
「應該……今天晚上都會在他那邊吧!」我回覆的,也淡。

 「要繼續待在這裡?」我拿起了小包包,把手機和幾件東西都丟了進去。 
「喔……」 
還沒等他回答,我就墊起腳尖穿上了桃紅色高跟鞋。

 「不管什麼時候離開,門幫我關緊就好,不用上鎖了。」說完,我就開了門,然後……又關了門。

 

 

 

 

 

 

 

 

 

男人敎會我的,其實沒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