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是王晞曦,英文名字-Ciel,字義是"晴朗的天空"。這裡是我的天空花園,紀錄了C在美食、生活上的點滴與創作。
  • 582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慾望森林裡的熱帶地區寒帶氣候症 PART I






「是,是,是。愛情最好還有年終慶,那時候折扣打最低了。」我苦笑著。
「是啊,是你的折扣打低到谷底了!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蠢啊,希小姐?我看妳八成得了戀愛缺乏症!」
「那跟缺乏維他命C有什麼關係嗎?」粟粟總是天真的可愛。
「缺乏維他命C阿,就會牙齦出血,牙齦出血呢,就不能接吻,不能接吻呢,就沒有男朋友!」

 

我開始佩服罌罌隨口接話的公關能力,當然還有罵死人不償命的揶揄技巧。難道,單身就該注定被攻擊?我該像小耶一樣,談男色變;還是跟粟粟一般,惦惦吃三碗公?
 

「你阿,怎變的這麼不聰明?姊姊我今天晚上教你一點小魔法,讓你早點回家睡個好覺。」罌罌今天的指甲油是摩卡咖啡加上紅色櫻桃的糖漿色,有種浪漫的苦褐咖啡燻香味。如果咖啡也開始需要櫻桃來調味,那麼,我寧願喝感冒糖漿。捏著鼻子灌入喉後,再含顆甜滋滋的糖果,壓壓那刺鼻的詭異人工甘味。只不過,糖果再甜,我的腦袋瓜子也無法欺騙因刺鼻味道而流下眼淚的自己,剛剛大口吞下的不是感冒糖漿,而是嘴裡正含著的甜滋滋糖果。
 
 


感冒,常常是未知病症的代名詞。
 

 
小希,你什麼時候開始失眠的啊?」
「今天晚上。」我喝下最後一口的蔓越梅汁,紫紅色的液體讓我很想回家。但,我能去哪?再去逛櫥窗嗎?還是被櫥窗逛?
「她不只失眠了,還感冒了呢。」罌罌性感地扭了腰,優雅地換了個姿勢,讓坐在她左邊的男士們也能欣賞到那雙纖長的雪肌玉腿。有些女人,就是能隨時隨地散發著性感的女人香,有的,則否,像是半夜不開的曇花,連乍然一現的機會都自動放棄。
「啊?真的喔……小希你好可憐喔,要去看醫生唷。」
「看醫生?誰需要看醫生啊,美女們?」
標準的老式把妹技巧。
我拿起空了的玻璃杯,向服務生招了個手,「water,不加檸檬。」
 


「你是醫生嗎?」這一會子,罌罌又變得清純可人了。收斂了誇張的肢體動作,她雙手疊放在裙中央,宛如剛從修道院懺悔完的好女孩,我從來不認為,男人是好騙的。但事實總是證明,男人很吃這一套,關於美好虛偽的外表……-----「這是上帝賦予女人的戲劇天份,女人天生就是戲子,你知道嗎?那種台上燈光打著閃亮,胭脂上得紅粉,外加合身貼體的薄紗蕾絲綢緞衣。學著說點漂亮甜嘴的對戲台詞,不然,妳就算是加了十把的勁,還是男人眼中誠實乖巧的最佳女配角!」-----這罌罌早年跟粟粟開示的經典回顧,現正在我的視網膜上獨家放映著,呵~風水輪流轉,什麼時候,我也變成不懂愛情、沒有勇氣和信心的傻女人?
 


「嗯嗯,我在仁愛路上的一家醫院當住院醫師,怎?你們有誰需要醫生的協助嗎?」
「住院醫師是做什麼的呀?你都住在醫院嗎?」粟粟是最不識相的好奇寶寶。
「呃………」
「我朋友的意思是,你今天晚上要帶我們去醫院過夜啊?」
媽呀,罌罌怎會說出這種犯吊凱子的大忌?她不是一向很能玩心理遊戲?呵~醫生,聽起來很吸引人,生病可以看免費的診。



 
「住院醫師是專門照料住院病人的病房醫師,通常都泡在醫院裡沒錯,所以跟住在醫院裡沒兩樣。」我只想快速打發走這直盯我臉上瞧的男人。
「恩,你很聰明,但只答對了一半。」他終於像個正常的男人一樣,有點斯文正經的眼神。
「那,住院醫師,你今天晚上要不要帶我的這位朋友去外面散散步,好好地跟她聊聊什麼是住院醫師呀?」
「恩,對!罌罌妳剛剛不是說,小希感冒了?」
「你感冒了?」
我看起來真的有那麼糟?他的眼神比醫生還醫生,太充滿懸壺濟世的博愛精神了。


「呃………」我想,我沒說謊的天份。
「是啊,她得了一種熱帶地區不會有的寒帶氣候症,你快把她帶走唄!」
「熱帶地區不會有的寒帶氣候症?」
這回醫生跟我倒是很有默契的一齊複誦了罌罌的”熱帶地區寒帶氣候症”。
「恩,是啊,熱帶地區寒帶氣候症!你們倆個一起手牽手去外面公園研究一下吧。」
她說的理所當然,完全不管我這當事人的感受。
 

 
熱帶地區寒帶氣候
症?

 
 
我怎覺得,今天晚上會有意外發生………
 

 
「Hi,我叫Colin。」
「Hi,我叫CC。」
「CC?」
「Ya, CC。」
「這是妳的花名嗎?」
「不然會是你們醫院的藥劑幾CC的CC?」
「呵~,妳太伶牙俐齒。」
「恩……我不是牙醫,我只是個雜誌社的小記者。」
「記者…狗仔隊?」
「呃……醫生也有時間看壹周刊嗎?」
「你說呢?」
「你肯定不是一個好醫生……」
「怎麼,小記者這麼肯定?」
「因為……你發燒了,醫生。」

 


我提著細袋粉紅小肩包大步往前走,接著小碎步快跑,然後邁開步伐大刺刺地往前衝。呵,今天夜裡的風兒真涼快,有種捉弄人的快感在暗地裡伺機狂歡。只是,狂歡過後?
 
 

醫生,對不起,我想做個好人,但我的嘴巴就是壞了點。
別怪我,這大概是熱帶地區寒帶氣候症的病徵之一吧!

 



 
是不是凍傷了.........就失去了感覺的能力.............................
 
我在熱帶地區的慾望森林裡,等待解凍甦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