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是王晞曦,英文名字-Ciel,字義是"晴朗的天空"。這裡是我的天空花園,紀錄了C在美食、生活上的點滴與創作。
  • 582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在愛情裡,我們真的「進化」了?:演化論PART II







有一個叫做佛洛伊德的心理學家說,防禦機制(mechanisms of defence)是一種『防禦”舊”概念重建』的自我本能。簡單來說,就是為了讓自己遠離曾經不愉快的一切,做出『自我保護的天性』。

 

有些人,變得小心謹慎、甚至害怕懦弱;有些人,則是變得有攻擊力、報復性;也有些人,會變成了他們原本討厭、努力防禦的那種人。當然,總是會也有一些人,變的更勇敢、更懂珍惜愛與被愛。

只不過創傷(trauma),通常藏在很深很遠的地方,而且躲得很好。你不去多想、是不會感覺到它的存在,但很遺憾…它很調皮,總會在夜深人靜的時候,突然冒了出來,殺個你淚眼汪汪、心痛萬分。甚至可能竄改你的防禦機制程式,讓它的效能變差、當機、中毒,或者變成病毒的轉運站。


我們在愛情裡,真的『進化』了嗎?通常,進不進化的標準是一種主觀認定,我們總以為,每一次失戀、每一次痛苦,都會讓我們『成長』,我們都以為,每一次堅強後,自己對創傷的掌控度會增強、防禦機制的運作會更有效率。

只是我們可能高估或低估,過去曾經發生的一切,如今在靈魂裡佔了什麼樣的地位、又有著多少重量。

而改變,總是在一種莫名的不知不覺裡,進行。






 

I:神燈巨人



「分手了?我的意思是……你們在一起五年多,好像沒聽說有什麼問題。」
「問題就在……她想結婚。」

年過27,不管是單身的男人還是女人,談到『結婚』這兩個字,心態總是很難輕鬆。


「你不是老早就把她當老婆看?怎麼,人家想結婚,你就拋棄?」
「不是我想不想拋棄,是她想結婚,但我沒錢沒車沒房子。」
他接著說:「女人年輕的時候,男人要帥才能吸引妳們,到老了一點、要結婚的時候,男人帥不帥叫『附加價值』,幹啥鳥公司、開啥鳥車、家裡老爸老媽是誰,每月薪水多少、是不是住帝寶、能不能讓你三餐溫飽,這些條件都符合了,才算屌、才重要。」H,男,30歲。

「嚜…女人一旦到了適婚年齡,就會從表面上的視覺型動物,『進化』成『實際』面的視覺型動物?」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覺得這樣做,日子會比較好過。反正我不能給她的,她現在已經找到人實現了,而且聽說很快就要結婚、閃電結婚了。」H沒好氣的說。


所以,在愛情沙漠裡的生存之道,就是找到可以幫自己實現願望的神燈巨人?
這聽起來,似乎比找到綠洲、碰到可以分自己幾口水喝的解渴路人甲乙丙丁,還理想點。當然,又比渴到發昏,看到海市蜃樓的幻象,更幸運很多很多。


「那你呢?」我問。
「我沒怎樣,交了個新女朋友而已。」H說話的語調依舊很平淡。
我頓了一會沒說話。
「喔,很快、很有效率,聽起來…不比她差嘛。」然後擠出了個…勉強的微笑。

從聽到他和前女友分手,到知道交了新的女朋友,前後相隔不到十分鐘。據他後來的補充說明,新女友是知道前女友交了新男友的兩個禮拜後,他才開始交往。

比起先一步離開愛情的那個人,他還算是”重情重義”了。


那,前女友是跟他分手多久後,遇到「神燈巨人」呢?
聽說,是在分手一個禮拜後新認識的,然後,不到一個月就在一起。現在交往了三個多月,打算結婚。

我們在愛情裡『進化』的目的和結果,是變成擁有神燈巨人的小主人?or,變成別人的神燈巨人?
但另一個重點是……『進化』,會讓我們在愛情裡的『效率』,變得更快更快?




 


II:I go First!



電影裡的英雄,面對危險的時候,總是喜歡這麼說:I go First!
接著畫面會出現他身後柔弱女子的崇拜眼神。

Mr.W,長的很像電影裡的英雄,有著很結實的肩膀、好看的五官、將進一百八的高瘦身材、足以吸引一堆小女生的驕傲男人表情。而在愛情裡,他也常說著那句經典台詞「I go First!」,只不過接著出現的畫面,不是身後那女子的崇拜眼神,而是遠方的啜泣、哭喊,或者咒罵。


「你能不能換女朋友的速度稍微慢一點,我的腦袋都還來不及更新。」
「誰叫你不當我女朋友,你是我女朋友,我就會停止。」

有時候,『英雄』說話還挺『無賴』。

「喝咖啡吧!」當朋友的好處,就是可以長時間去觀察了解一個人,然後降低自己變笨蛋的機率。

「他們都很無聊,你知道就是一群笨女人,沒辦法跟他們聊什麼,不像妳,從八卦到哲學都能說。」英雄說話除了很無賴之外,還總以為女人的大腦很小。

「所以我不會是你的女朋友。說吧,怎麼了,這麼需要我給你一點諮詢?」
「喔,也沒什麼,就是我覺得膩了…你知道嗎?就是膩了,我覺得好累好無聊,老是碰不到對的女生。」

「平均三到四周就換一個女朋友,停機時間不超過一週以上,永遠只有熱戀期、沒有戀前的認識、了解、摸索,戀後的沉澱、結合……你是用什麼標準,去判斷那個女人是不是你的真命天女?」
「這很難嗎?感覺不對就閃人啊。」英雄,通常有著很快、很果決的判斷力。
「那,說說你跟上一個女朋友是怎麼分手,然後,順便告訴我,你跟現任女朋友的問題是什麼。」

「喔…就她很笨,叫她先排隊買個票也不會,生病了還要我陪她去看醫生,東西買了不會用、教她很多遍還是不懂,老是要我等她化妝很久很久才出門、每次選的餐廳都很難吃…。
「這些缺點,很嚴重?」
「我沒有辦法跟一個笨女人在一起。而且都跟他說了好幾次、好幾次!」

顯然,男人對女人「笨」的認知,有點不太一樣。至少,我不認為他前女友是「笨」的,最笨的地方應該是……答應當他的女朋友。

「那,現在這個女朋友呢?」

「她很忙、電話很多,我老是不知道她在幹麻,好像事業做得多大一樣,也的確她很聰明、是個貿易公司的主管、常常要通國際電話,但我不是她的司機、她的車我也不喜歡開。」
「then?」
「我昨天跟她提分手了。」
「因為她很忙?聽起來這個女朋友沒有上一個的缺點。」
「C,我需要的是一個女朋友,不是一個工作狂、女強人,更何況她也好像想跟我分手,我幹麻不先提分手?」

「你跟她溝通過了?就,分手這件事情。」
「沒有,我知道她有想要分手,但是!我才是該跟她提分手的人。昨天晚上我開車送她回家,就跟她說以後不要再聯絡了。」
「先下手為強?」

「對!我不會再讓別人跟我提分手。因為,我很清楚我要的是什麼、不好就換掉。」

「你確定,你很清楚、你要的是什麼?」

如果我沒記錯,他曾經瘋狂愛上一個女孩,一個長相普通、個性其實有點潑辣,但是家世背景很好的女孩。印象中,他談那段戀愛的期間,和朋友圈幾乎斷聯,後來他再度出現在朋友聚會上,已經是單身。據說,他被劈腿、被女方先提分手。

印象中,從此後,他的戀情就不超過三個月,而且接下來的每一次,都是他先提分手。

英雄的自尊心一但被毀損,很難修復、很難理解。


「CC,我今天找你出來不是要跟妳講這些無聊話,那些都不重要,你今天還有沒有空?聽說有一部新電影很好看。」

「喔,謝謝,我還有事,晚上約了朋友去看展覽。」我快速地把杯裡的咖啡喝完,怕冷掉了會苦澀。

之後,聽到男性朋友在討論英雄有多厲害、又交了多少女朋友、毫無間斷的熱戀熱戀熱戀期……我心裡都只有一種慶幸,慶幸自己沒有機會聽到他說:I go First!

I go First! 在愛情裡,先走的那個人,真的是強者?

不再先被提分手、『判斷力』變得又快又果決,是『進化』?






III:愛斯基摩 女人

 

在北極,那冰天凍地的零下氣溫裡,有一群忍受酷寒環境、對抗物資缺乏、又得面對半年全日或全夜季節的的民族,叫做愛斯基摩人。雖然現在的交通與文明都很發達,但是她們還是甘願住在冰山冷湖的世界裡,裹著獸皮做成的暖衣、吃著生肉、喝著冰山水。聽說,這一切的刻苦耐勞,都是因為,『愛』。 

「你以為,這樣苦命熬下去,冰山會融化阿?」我對著愛斯基摩女人說。
「沒辦法阿,他在忙,你知道他工作很忙。」  
「所以,你整天都關在家?」她安靜地喝著熱花果茶,沒回我的話。 
「你們平常都聊些什麼?我還蠻好奇這種每天都關在公司裡寫程式的冰山男,腦袋裡有啥常識可以拿來跟你聊天、消遣。」
「恩…沒有很常聊耶,就…他很忙,你知道的...。」
「他很忙?我看他不只很忙喔,你們的生活...,小愛,妳到底在過什麼樣的生活?」



小愛個子不高,瘦瘦白白的,氣質清純甜美。大學畢業後,當了兩年國小老師,現在則專心地當他冰山男友的愛斯基摩女人。冰山男租了個小套房,房裡面什麼裝飾也沒有,白白冷冷的空間就像是雪屋一樣,連床舖、棉被、桌子和櫃子,都是白色的。他說,怕小愛遭受蒼蠅騷擾,所以要求她別上班,乖乖呆在雪屋裡,幫他整理一房子的冷空氣。

而冰山男的個性木訥冷感,工作繁忙又老是會積一堆負面情緒,所以小愛總是希望自己能像個會發光發熱太陽一樣,溫暖他。只不過面對極巨大的冰山,小愛只能當個愛斯基摩女人,然後模仿中國24孝裡的臥冰求鯉,死命地用自己微薄的熱能(及身體的溫暖),去融化這巨大到無法測量的大冰山。這麼苦守寒窯的愛情,小愛過了大半年,她說,愛上了,就甘願了!


那,冰山男呢?
小愛愛上了他,所以甘願變成壽命很短暫、生活很艱苦的愛斯基摩女人,那麼,冰山男呢?

「你覺得,你能融化這座冰山嗎?」我問。
小愛說,冰山男沒有真正談過戀愛,所以她花了很多精神和時間去讓他知道,一般男人和女人談戀愛的互動,會做什麼事、說什麼話,男人和女人的差異在哪、甚至怎麼接吻、愛撫、做愛。冰山男學會了,雖然有點笨拙、雖然他忙到沒時間和小愛練習。這半年多來,小愛也從期待,變成了習慣等待。接著,她開始矛盾了起來。



「全球暖化來了,冰山終於可以溶化的快一點,只是,我也開始害怕,冰山融化成水之後,會流向哪裡?」
冰山融化成水之後,會流向哪裡?


冰山在還沒融化之前,是在罕見人跡的極圈,缺乏正常的作息時間、缺乏物質資源,只有像小愛這種不怕冷又不怕折磨的愛斯基摩女人,才能忍受那酷寒的環境。一但冰山融化了之後,他能流向任何地方、遇見任何不同的人,時間和物資也都有了,到那時候,愛基斯摩人的小愛,還能適應、存活嗎?


其實小愛,原本不是愛斯基摩女人。
很多年前,當我認識小愛的時候,她是眾多男人眼中的理想情人。所以小愛試著跟很多不同的男人交往,但也總是跟很多不同的男人又交往。小愛的每次戀愛都被男方寵著,身邊朋友開始批評她談戀愛不懂付出,不懂刻苦耐勞,而她也老覺得自己的戀情少了什麼,於是開始厭倦愛情、停止戀愛。但自從她遇到一個完全不懂談戀愛的冰山男之後,小愛竟然主動向他示好,然後開始她愛斯基摩女人式的愛情。



小愛的愛,太多風險、太多讓她短命的不平等惡劣問題。但她卻深信這是她在愛裡的學習、愛中的進化。


以前我不懂的、沒好好做過的,這次會努力實踐。  
是小愛成為愛斯基摩女人的信念。 


只是,拼了命、委屈自己去實踐一個標準太高的戀愛目標,是讓自己進化的方式嗎?我們總以為,只要盡力去做、致力改善過去的缺失,就能進步、就能避免失敗、進階到新境界。這樣遷就環境、因對象而硬生生改變基因、天性的『進化』過程中,最真實的自己又在哪裡?一但環境改變、對象改變了,我們的戰鬥力、生存本能、適應力,又在哪裡?再一次進化嗎?再一次因應環境與對象而進化嗎?

 


愛斯基摩女人,守著冰山,期待融化他的冰冷,卻也害怕冰山融化成水後,流向她未知的國度去。




妳是愛斯基摩女人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