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是王晞曦,英文名字-Ciel,字義是"晴朗的天空"。這裡是我的天空花園,紀錄了C在美食、生活上的點滴與創作。
  • 582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女人的條件〈PART I〉





「好吧……是因為我們都很挑嗎?」開胃菜上桌時,我才又重新拾起了這話題。
「沒有啊,我沒有很挑。」粟粟第一個回應我。
「還好吧。」小耶正用叉子優雅地把冷盤上的番茄和起士仔細地重疊好,然後再優雅地送進口中、優雅地回答我的疑問。
「那…說說自己挑對象的三大條件吧,就三個最重要的條件。」
女人是一種很奇妙的動物,當有選項、有限制的時候,通常會出現比較具建設性的答案

 

 

「能力比我強、有理想有抱負吧。這是第一個條件。」小耶停下了番茄和起士的組合遊戲,認真地開始回覆我的疑問。
「意思就是……最好月薪跟你一樣都超過十萬?」很好,不用再聽第二、三個條件,我就能理解為什麼小耶單身兩年多的原因了。
假使小耶要找一個年齡差不多的男人在一起,這方圓百呎內,月薪超過十萬、年齡沒超過30歲的男人(外加肚子沒大起來、頭髮沒禿的),真的需要碰運氣……碰很多運氣。
「還好吧,很多人月薪可能沒到十萬,不過年終分股、投資獲利,算一算、平均下來一個月超過十萬塊,不難啦。不然,個人存款超過兩百萬好了。」顯然,小耶認為這個標準,算是中標……。
「接下來呢?」我問。
「要喜歡旅行,因為我喜歡旅行,他最好能陪我到處旅行。」小耶24歲的時候,就自助旅遊歐洲10幾個國家,旅行對她來說,比情人節重要、年頻率也該比三節(清明、端午、中秋)還多。
「最後一點,第三點……我希望他的英文比我好,因為這樣一起去旅行比較方便。」很好,第三點聽起來一點都不重要,因為能符合第一和第二點的…我想第三點就自動具備了。


「啊……聽起來,沒有很簡單耶。」粟粟首先發難。
「是啊,光第一點…就殺死很多男人了。」
「不會啊,一點都不會。我很多客戶都很年輕、收入也都很不錯。」
「恩…那很好,你可以從你的客戶下手。」我開始認真地面對眼前的生菜沙拉。

女人到了21世紀,男強女弱的觀念還是居多。還是認真的以為,男人應該比自己強、即使自己的能力已經很足夠了。


事實證明,超過28歲還單身的女人,的確有點挑……。


 

「那你們呢?」小耶優雅地把蕃茄和起士給吃完了。
「我喔……恩,第一點也是要有理想抱負、不能是宅男、但要很顧家。」
「這是第一點嗎?」聽來像是三點。
「恩。有理想抱負很重要。我之前認識的男人,都太沒自己的想法了,生活也不懂得進取,整個人就是一個安於現狀的樣子。」
「你認識的男人都是超過35歲的男人嗎?通常我們這個年紀的男人,應該都還算是在拼事業的年紀。」我仔細回想了一下粟粟之前提過的男人,似乎沒有任何一位是超過35歲芳齡的男人。
「都大我兩三歲,就…還沒老到該安逸的年紀,應該對事業有點企圖心才對。每次問他們想做什麼、有沒有理想,他們都沒啥反應,然後生活也是能過就好,一點都沒想多做些什麼、或者去學點什麼。」粟粟越說,越有種想把眼前生菜給噴火燒成炸菜的樣子。


看來,男人有沒有理想抱負,對2/3的女人而言,是個重要的擇偶條件。

尤其過了28歲以後,男人在事業上的企圖心和實踐力還能不能持久,跟他在床上的企圖心和實踐力能不能持久,似乎同等重要。

只不過,通常在事業上企圖心和實踐力持久的,在床上似乎就........累攤到呼呼大睡的居多。看來魚和熊掌,真的很難兼得。



「可是…你還說要顧家,通常有理想抱負的男人,都很忙喔……很難顧到別人。」
「一定要有理想抱負!」
「恩。」
小耶也附議。
只有我瞇著眼微笑著。

「第二點,一定要能聊,那種很駑鈍的,我不要。個性要樂觀開朗、但不能很熱情,能聊、但不能很膚淺的亂聊。」
總而言之,粟粟要的就是一個真材實料的開朗好男人。
「第三點,要愛乾淨,我受不了男人髒髒的,或者看起來髒髒的。
「你是說哪種髒髒的?身體嗎?」我挑了挑眉。
「是,是身體,但不是指那個。」粟粟的臉,飛快地紅了起來。
「哪個?」我承認我愛裝傻。
「那個……哎呀,其實那個乾淨也很重要啦!」


很好,男人也該注意一下自己的私生活清潔程度了,因為這也是女人關心的地方。



「哪像妳……你的第一個條件,該不會……?」粟粟收起了臉紅,馬上開始進攻反擊。
「該不會…哪個?」我承認我真的很愛裝傻。
「唉唷,不用問了,她一定是先驗貨過才會交往的。」小耶馬上畫清陣線,投奔粟粟。
「什麼先驗過貨?」我發誓這次我沒裝傻。
「就是……哀,這還要問我們。你不都會先驗個貨?」
「你們當我把男人看成貨品啊,還驗貨……」我睜大了眼。驗貨?該不會是指……
「你敢說沒?哪個男人你不是先驗過貨才OK?」
「我哪有都先驗過貨……只不過瑕疵品真的很多,驗貨比較保險。」
「怎麼驗貨啊?」粟粟的天真總是出現在不該出現的地方……。
「恩……就是,這實在是太難言傳了……。」我遲疑了。
「意思就是,你真的都有驗過貨?」
啊後……該死!我心裡一驚。
被小耶套出話來了。

「對阿,你是怎麼驗貨的,該不會…都上了吧?」粟粟的天真,有時候會挾帶著兩點………。
「不用上就可以驗貨了……上了、就是試用。我不搞七天鑑賞試用期的那種。」
「不上,怎麼驗?」小耶繼續發動攻擊。
「一定要上才能驗嗎?」我用問號把砲彈反射回去。
「要不然咧?」

小耶嘟起了嘴。
我們,都笑了。

 

「不不不,我不做免費服務的,這樣是他享受、不是我驗貨。」我趁眼淚還沒笑出來之前,補充說明了一句。

「那,到底是怎麼驗貨的?」粟粟一臉天真地,問我。
「恩,好問題。每個女人到了一個歲數後,應該都會有自己一套驗貨的方法!」
我頓了一會,看著眼前這兩位女人都沒話要接的當下,才又繼續地說著我的驗貨理論。


「就像是買東西一樣,首先要驗明正身。這很重要,總不能都到了買回家的地步,才發現它根本就是一個冒牌貨,什麼都不清不楚、不明不白、完全是一個虛假的次級品。有些人重視產地,對方老爸老媽非要是啥名人或者有錢人家,否則不屑一顧。有些人重視名牌,非要系出哪個科技公司、金融公司才算數。有些人……」

「那你呢,你重視什麼?」小耶插了話問。
「我重視材質、質感和剪裁。」
「不是重視大小?」小耶的左右雙眉,呈現一上一下的不協調感。
「大小?」我的雙眉也呈現著……一上一下的不協調感。

 

〈待續…〉



C's p.s:很久沒寫小文章了......哈,文字不順就饒了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