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是王晞曦,英文名字-Ciel,字義是"晴朗的天空"。這裡是我的天空花園,紀錄了C在美食、生活上的點滴與創作。
  • 582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裸唇〈PART II〉

 




「喔對了,他聽了你的採訪,是問什麼問題?」罌罌也拿出了她的Fendi SPY包,從那下摺袋口的提把暗袋機關裡,拿出某家日系品牌最新款的天使銀桃紅唇蜜。當然,一樣毫不需要鏡子的輔佐,幾乎是以吃完滷肉飯就隨手拿面紙擦嘴的那種順手程度,完成了她的唇部補妝。

 

 

 

「G學長問我幹麻不擦口紅。」
「對阿,你幹麻不擦口紅?明明就是跑彩妝的。」這時粟粟也拿出有潤色效果的小紅莓色護唇膏,反覆在她的雙唇上來回塗抹。

很好,身為一個女人,我的唇上只有黑咖啡殘存的黑褐色調。


「你是什麼時候開始,不畫口紅的啊?我記得你剛當編輯的時候,都有畫唇彩。」
「什麼時候開始…我本來就不太喜歡畫口紅了,不過…」我停頓了一會,腦袋裡出現了第二任男友的臉。

「跟季先生在一起的時候吧。他還蠻不喜歡吃口紅的。」我淡淡地說。
「因為他不喜歡吃口紅,所以不跟你接吻?」小耶接著說。
「沒,不是啦,是希望他想接吻的時候,我嘴上沒有他討厭吃的那種化學成分。」
「所以你為了不讓男人吃到你嘴巴上的化學成分,就改變自己、把自己變成連男人想吃你的慾望都沒有的那種傻女人?」
「男人不都愛女人的雙唇很水嫩紅潤嗎?」粟粟問。
「是啊,我認識的男人,幾乎都喜歡女孩子雙唇是紅潤有氣色的。」我回答。

「那你還不擦口紅,是怎樣?為了一個男人就失去自己吸引別人目光的能力了嗎?而且,你都跟他分手三、四年了,現在還是不擦口紅,是弔念誰?」罌罌接著說:「因為男人的實用性,喪失了自己更基本的吸引力,你是覺得現在的男人都比較看重功能性、實用價值嗎?」

「他們都只看外表!」我眼前的三個女人,幾乎是同聲異口地說。

「男人的眼睛是只看表面的,你那個實用價值,放到廁所裡去還比較像樣,上床都不能卸妝了!」
「唉,算了,她已經為Mr. B 守身如玉很久了。」小耶話風一轉,扯到了Mr. B。
「喂,你該不會為了Mr. B……變成現在這副德性吧?」罌罌那圓杏大的眼,在問號之後,睜得跟水晶酒杯裡的青梅一樣大。


「變成哪副德性?」我問。
滿臉不知所以然地問著我的好姐妹們。

「男人不愛裸唇型的女人嗎?」我又問。雖然明知桃花妝是壓根地不允許女性以裸唇出現在男人面前。

「不‧會‧愛!」這三個女人,又同聲異口地說。

「除非男人眼睛的構造變了。」罌罌說。
「還有腦袋也換了。」小耶接著說。
「對!還有…還有除非那個男人是瞎子。」連粟粟都要給我一發子彈。
「瞎子也會想要在接吻的時候吻到脣膏,然後想像她眼前的女人擦上唇膏是多麼誘人,好不好?」罌罌顯然是拿了短匕首直接往我心臟猛刺。


「所以,我這種裸唇,是連瞎子都不想要的女人,就是了。」

我抿了抿這被眾人嫌棄到死的雙唇,突然間,發現黑咖啡的味道,出奇地苦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