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是王晞曦,英文名字-Ciel,字義是"晴朗的天空"。這裡是我的天空花園,紀錄了C在美食、生活上的點滴與創作。
  • 582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愛情的棉花糖理論 [PART3]




「幹嘛不去吃杏仁豆腐?怕被吃豆腐啊?」罌罌邊玩弄著她新做的水晶指甲,邊向我丟出了這句問號。
「你看我全身上下哪裡有豆腐可以給人吃?」
「也是啦,女人要是沒有男人的滋潤,就像是枯萎的花朵一樣,即便男人餓到死、想吃點什麼,也對枯萎的花朵沒˙性趣。」她繼續說著,仿佛變成花乾的女人,是全世界最蠢、最笨、最沒愛情市場價值的敗犬。

「可是小希,你幹嘛不跟學長出去吃豆腐?」連粟粟都不禁對我的『自閉』發出了問號。
「我不想背著Mr.B和別的男人單獨約會。」我淡淡地說、小聲地說、略帶憂鬱地說著。

「媽呀!這個人還在啊?」這句話,是兩個愛情觀截然不同的女人、以充滿驚訝與高八度音調異口同聲、齊口而說。
「我還真的…沒看過…像妳這樣的笨蛋傻瓜………」罌罌接著說。
「嗯,真的很笨很傻…到極致……」粟粟也跟著碎碎唸了下去。

呵,原來不同愛情觀的女人,對愛情笨蛋傻瓜的判斷,有著相同的認知。
這是否意味著,像我這樣的笨蛋傻瓜,是全方位的、完完全全地……又笨又傻到底?


「小希,妳是在幹嘛?是他要求妳這樣做的嗎?不對不對…妳的意思是,你們到現在還有連絡?我還以為妳已經下定決心不管這個男人了!」向來溫柔婉約的粟粟,竟然連番向我丟出一大堆問號。
「我也以為妳的腦筋早就清醒了,沒想到……哀,怎麼會這樣啊?」更沒想到,說話嘴快嘴犀利的罌罌,竟然一副無可奈何、完全放棄的模樣。

我真的是無可救藥的傻嗎?


「其實很少連絡,因為他很忙,再說…我又不是他的誰,平常大小事情也很少很少去干預他、甚至沒事也不會去打擾、去找他閒聊。」
「那這樣,不就是沒連絡了嘛…沒連絡還能這樣為他守寡?」
「也不是守活寡…只是希望能尊重他、讓他專心地去忙他想忙的事情,然後需要我的時候,我都會在。至於跟不跟其他男人約會,只是我自己心裡的堅持,跟他無關,他也不會去要求我這些。我總覺得,跟別的男人多一點親近,就是對他不夠專心。」
女人的傻啊,應該要有一個範圍和限制,這比一個國家的憲法制定還重要!妳這樣……會不會太誇張地失去了自己?」罌罌認真地看著我眼,說著。
「你是在等他嗎?」
「等他?呵,等待太沉重,我只想專心地做好自己心裡想做的事情,眼睛和心,都專心地看著自己想要一輩子好好看著的那個人。」我語氣淡淡地,回覆了粟粟出的問句。

我想,這樣…就沒有等待的苦、等待結果的得與失。而他……也不需要背負甚麼、也沒有什麼壓力施加的問題了。


「哇,妳會不會……太浪漫、太不切實際了一點啊?這是我們認識的那個理性工作狂的希小姐嗎?」
「而且,他說忙,就真的是在忙嗎?」

男人的不誠實,始終是女人心裡的一塊缺。
想相信、卻又空虛的找不到相信的憑據,連腳踏實地的那種安全感、也只能靠想像。

「我真覺得,妳是他的信徒、忠實到死的信徒!」
「呃?」
「棉花糖理論啊!你之前說過那個蠢東西、蠢理論。什麼延遲享樂、什麼乖乖等老師回來就有更多的棉花糖可以吃……根據投資報酬率和風險管理來評估,對男人根本不能來這套什麼鬼棉花糖的,你這樣是把自己推到無以翻身的第十九層地獄!」
「我也覺得把時間浪費在一個沒有結果的男人身上,是一種很不值得的行為。除非他已經跟你承諾了什麼。」

「就算男人結婚了,也都會外遇,更何況他根本沒把你當作他的誰。」
「重點是,不值得!妳快去跟別的男人約會!」
「對,再不去跟男人約約會、談談戀愛,妳就會繼續枯萎到死。等妳枯萎到死、Mr.B就更不可能多看妳一眼!而且…妳都沒發現,妳的樣子已經很乾很沒吸引力了嗎?」
「妳的意思是,我已經枯萎很久了?」
「妳不只枯萎很久了,根本就是已經變成花乾!瞧妳,胸部是不是也縮水啦?」
「胸部縮水跟沒有男人、枯不枯萎有啥關係?」我承認罌罌的觀點著實讓我有點發悶氣。

「你不知道女人一但沒有男人的愛撫、按摩,胸部的罩杯會每況愈下?
「有這道理嗎?」
「不然你捫心自問,你的B罩杯是不是已經快變成了A罩杯了?」




很好,果然,本姑娘最近有感胸部空蕩蕩……,但,這是因為單身過久、沒性生活的關係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