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是王晞曦,英文名字-Ciel,字義是"晴朗的天空"。這裡是我的天空花園,紀錄了C在美食、生活上的點滴與創作。
  • 581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C食記|玻璃屋裡的咖啡香:滴咖啡

滴咖啡的外觀,是混著古味的晶透時尚。它原是台大宿舍,經公開招標委外經營成咖啡館。因舊建物改造的諸多規範,滴咖啡的老闆David桑,保留了建築原始主結構、考量硬體天生的條件,巧思搞成穿透性大、提高空間寬敞感與明亮度的玻璃屋。吧台後方的大面玻璃鏡,引入室內外風景合成在一平面上,這Fu,總讓我想到Edouard Manet的酒吧(A Bar at the Folies-Bergere,1882)。吧台內,熟練煮著咖啡的店員,個個看起來都不像店員,好似一堆達人在這方空間裡悠閒地煮著一壺一壺賽風咖啡。我想,這是一個好咖啡店的重點!一杯咖啡煮的好不好,對豆子在味嗅覺表現的層次上影響不小,滴咖啡的品質能確保優等,這群身手不俗的店員絕對功不可沒。

除了建物外觀和吧台設計的特色外,滴咖啡內部空間的規劃也深具分區特色。能與老闆店員聊天、近距離觀賞煮咖啡與接觸鎮店黑狗桔子的吧台區;可以和街上人群面對面、沐光臨雨的靠窗區;招朋引伴、小團體窩成一桌聚的座席區,和居於吧台與座席區中、略顯安靜又能一望入門者為誰人的旁席區。在這方不大的空間裡,錯落有序。





簡單明瞭不過的Menu,白底處為單品咖啡,黃底處則為花式咖啡。每人低消120元,每飲品單價自120至240(?)元不等。

C點了不常遇到的衣索比亞日曬摩卡,B則是熟門熟路地點了盧安達。David桑聽到我點日曬摩卡,就一點也不小聲地跟B說:我觀察過,點日曬摩卡喝的女生,通常很…,小心哪天沒搞好被她喀擦。

我說,David桑,王CC可是知性溫和到極點,怎會喀擦人呢?(各位觀眾,是吧!請點頭。)究竟日曬摩卡喝起來滋味如何,會讓David桑評為“韌性大、個性強之女子“愛喝的單品咖啡呢?或許當C介紹完畢後,大家能感受日曬摩卡咖啡的個性。

市面上的咖啡,多是水洗咖啡(水洗和日晒的差異,C不囉唆,勞請大家咕狗),日曬咖啡因製程關係,豆子會夾雜石頭、雜草等啊撒不魯的東西,對咖啡烘焙師來說,挺麻煩的。但也由於日晒法原始,豆子又與“大自然萬物“貼身相處到老,所以味道很“阿雜“。是的,沒錯,它的滋味就是很“阿雜“,你可以喝到帶點酸味與熱帶水果香氣的豆子特性,也能嚐到混著小石子和草腥味的詭異芬芳,更能驚訝它在口腔內快速橫向擴散的瀟灑狂野性。它不苦厚、不酸薄,質地不過分醇重濃郁,卻滋味紛然、融草根與優雅於一身,頗像金庸小說裡、離開華山派後和江湖黑白雙道搞模糊的令狐沖。

日曬摩卡初煮完畢後的熱感品嚐,阿雜的味道很層次分明地排山倒海灌入味蕾而來。綻起櫻桃紅的成熟豆子、淘氣又難搞的小石子、悶騷又默默混入豆堆裡的草根與葉子,全都擺好陣勢猛朝你打招呼來著。中溫階段的口感,則多了點溫順、連酸味都禮貌了起來,這時候的狂野很小男人,阿雜的滋味有種“不完美但這就是人生“的莫名體現。涼掉時候的口感,酸氣再消失點,狂野轉為雲淡風輕。當然,老話一句,這是C的感受。要補充說明的是,日曬咖啡的味道很多變,因為你永遠不知道這批豆子跟哪些江湖弟兄混了多久!而它迷人之處,恐怕也是這種股自然、不純粹的性格。


接下來C得隆重介紹的,是被B評為David桑自信之作的盧安達咖啡。

老實說,這杯咖啡是B點的,但C幾乎光明正大的喝了它半杯之多。原因無它,實在是這盧安達咖啡的酸味太回甘迷人。

沒錯!C寫的是“酸味回甘“。

酸味怎會回甘呢?照David
的介紹和N多個部落客文章及報導,盧安達咖啡不數於酸質咖啡,且溫度稍冷後,咖啡在高溫時的微度酸味也會消失。照咖啡的口感和色澤研判,應是厚醇順濃的中重烘焙。

但C怎麼嚐,都不認為酸味消失了,而是那百分之一的微度酸感引出了韻味悠長綿延到千里的“回甘“味。

David桑把這盧安達的豆子烘焙的極好、店員煮盧安達的功夫也極佳,因為這杯深褐閃金澤的液體,在不同溫度的狀態下,釋放出來的味道變化都鮮明清晰、饒富趣味。

“為什麼?“懶得掩飾自己無知與好奇心的C,直接了當的請教David桑。

David桑說(以下是不算短的落落長故事),他年輕時,台灣派了很多農耕隊去非洲做國際援助與指導,那些“學長“每次談到非洲的經濟作物,都會提到盧安達的咖啡豆有多好多珍貴。David桑心想,非洲哪來的好咖啡豆,不過學長們都這麼吹捧,這盧安達咖啡豆一定很厲害。但當時的台灣並沒有進口盧安達咖啡豆,所以盧安達的豆子,對年輕David桑來說,一直有種遙遠的神祕感。一直到中年David桑開了咖啡店,在某年某天接到咖啡豆進口商朋友的電話,神祕地說“耶,我這邊來了一批盧安達的豆子“,才又喚醒了David桑年輕時,對盧安達咖啡豆的神祕嚮往感。

David桑為了呈現在他心目中,堪稱女神地位的盧安達豆子,嘗試了N多種烘焙方式,甚至從台北烘豆子烘到高雄,就是要找出最適合的溫濕度及烘焙時間與方式,也找了許多朋友品嚐盧安達咖啡的滋味。其中有位朋友,對盧安達咖啡有“驚為天人“的品嚐心得,頻問David桑這是哪裡來的豆子,David桑卻賣了關子、搞神祕的沒掀謎底,直到這位朋友過世了,David桑才後悔自己沒講出這“驚為天人“的豆子,來自盧安達。我不清楚David桑和我們聊到這故事時的想法和心情為何,但C很開心在滴咖啡裡,你可以指名道姓的喝到這杯不神祕的盧安達咖啡。而且C相信,David桑絕對是位能把盧安達豆子烘焙到恰到好處的咖啡烘焙師。

盧安達咖啡的香氣與口感非常豐富,能品嚐到柑橘類的果香、巧克力的濃郁與苦醇,甚至有點花香的韻調,但剛煮好高溫狀態的味道有點豐富直猛,C沒那麼愛(因同時,C也品嚐著日曬摩卡,相比之下較偏愛高溫時的日曬摩卡)。

稍微等兩三分鐘後,盧安達最美的時刻來了,它在中高溫時所釋放的柑橘氣味夾著醇順且飽和的咖啡特有香苦感,分段疊層來的是爵士感的醺烤焦糖味、及一點點的微度酸感,讓C喝了日曬摩卡後,又忍不住喝口白開水淨唇舌、再飲盧安達。低溫時,盧安達的味道又轉了一回,略有的酸感轉成令人百司不得其解的“回甘“韻味。那種,幾乎是只有喝優質茶時才會出現的“回甘“,莫名的出現在咖啡裡。

“喂,會回甘耶!“我帶著一股疑惑和B說。

一直到離開滴咖啡的一兩小時後,C都覺得嘴裡有盧安達的“回甘“韻味,就是那種…連口水都甜甜的感覺。我沒有和David桑提他的盧安達有多麼回甘甜美,倒是很直接跟他打槍說:涼掉了酸味沒有消失啊!(David桑在咖啡溫度降到中溫時,很得意跟我們介紹它的酸味會消失)。

親愛的David桑,我還是覺得盧安達咖啡的微度酸感在低溫時沒有消失,而是…引出了一股莫名而難以言喻的美好回甘韻味。

想喝這杯會回甘的盧安達咖啡嗎?記得,先喝口白開水、放鬆心靈,然後專心地、緩慢地感受。






隨記1: 飲畢,B認真地說“這杯子一點也不隨便“。C心想,一點也不隨便?啊是有綁貞操帶還是有“用本杯子喝咖啡的十大原則“之類的那麼不隨便。接著C很不恥下問的問B“啊,是哪裡不隨便?“。他認真地回答:是Noritake的日本製骨瓷杯。à簡而言之,就是—滴咖啡的咖啡杯,並不隨便。à這是哪門子的隨便結論…(B很認真的說:這是日本皇室御用的高檔瓷器à果然不隨便。)

隨記2: 品嚐咖啡時,B瞄到吧台裡有包貼著“雲南咖啡“的小袋咖啡豆,問起了C。C就很不要臉的跟David桑說:David桑私藏雲南咖啡沒在賣喔! 碰到可愛麻煩鬼的David桑,帥氣地默默打開那包放在吧台工作桌的咖啡豆,緩緩地倒了一些在磨豆機裡,然後裝在精緻透明的袋子中,送給了那位可愛麻煩鬼。 感謝David桑,這台灣不常見的雲南咖啡豆,再怎麼好喝都沒您自信之作—盧安達咖啡,來的令人驚艷、回甘再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