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我是王晞曦,英文名字-Ciel,字義是"晴朗的天空"。這裡是我的天空花園,紀錄了C在美食、生活上的點滴與創作。
  • 5828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高牆上,一扇少了台階的門…

 




她和他分手了,他也和她分手了,而她和她也分手了。他們和舊情人的戀愛年限都高達了五年以上。其中,還有哪種已經在一起走了九年的超級長跑愛情。

 

等待的習慣

一年一年地過去,愛情長跑裡,習慣終於和等待綁在一起,雖然她和他已不再牽手繼續跑下去。 

她和他分手,原因沒多說,我們這群身為姐妹的好朋友,似乎只能從旁觀察她對他的心。其實,老早在好幾年前,這對交往了九年的老情侶,就已經私下約定,假使一方遇到另外的可能對象,兩人就協議分手。但,他們分手是因為這個約定實現了嗎?我們這群號稱是她或他的好朋友,卻幾乎不詳內情,只知道當愛情走久走遠了,一但錯過了中繼那個該給彼此更進一層約定的加油站,很快就會油盡車停、失去動力地走不下去。

但是我們都聽說,她在等他。等他什麼?從高中時,等兩個人都上了大學,就可以少了家裡的約束。當他有了外遇,她等他回心轉意;大學畢業以後,她等他當兵結束……。在這些漫漫過程裡,她學會了看淡感情,關於男人不能給得充足的異性關心與陪伴,她擁有了她的好哥兒們,她為了生活不至於太過浪費和讓經濟好過點,漸漸地把時間交給了工作。於是,兩個人之間的談話便少了,他開始不那麼認同她的一些觀念和生活方式,她開始不知道該怎麼和他聊些關於她自己的生活與私密。簡而言之,兩人從平穩到平淡到不知道該怎麼和對方像以前那樣相處。或許她會反駁,說,其實相處都沒問題,只是………。只是少了某個東西。或許,當他們有了那個協議的共識時,兩個人就已經走向了愛情的終點,因為她已經允許了自己和對方的眼睛,朝向別的地方望去。

只是,她的眼睛還是習慣凝視著那陪伴她九年的男人。所以分手之後,她依舊和所謂的哥兒們及朋友談心,但卻還是忘不了他給她的回憶,那累積三千多個日子的點點滴滴。

 

 

未了的責任 

而他,則是將五年多來的感情換了新的工作專案名稱,提案時間是分手的那一夜,結案日期尚未標明。 

「其實,當初是把她當作結婚對象來談戀愛的。」他說。所以,他溫柔體貼、萬般呵護,女孩像是溫室裡的花朵,活在最美的童話故事裡。所以連同後來的工作,女孩都選擇了單純而穩定的職業,反觀男人的工作就顯得超時和勞心費力了。於是在某天的疲勞轟炸後,男人第一次打電話告訴女人,他工作太累,希望她自己搭捷運去他家聚聚,女人頓時覺得男人什麼都變了,抓不穩的情緒讓她覺得世界就要整個毀滅。「我真的沒辦法像以前那樣顧好她、什麼都對她做得好好的。」男人的說詞顯得大男人主義,但更多是無奈和無力。面對女孩的情緒和兩人來不及共同調整好的觀念與價值,他們終於在失衡中宣告分離。女人頓時失去了生活的重心和依靠,開始慌忙地想尋求更多的關心與照顧。男人就算是已經恢復了單身身分,但心裡總是惦記著那個老是需要人關心保護的女人。


那五年多來的「責任」,在他的內省與自責的記憶催化下,成了每天畫記在心裡的工作項目,案名暫時標列著「舊情人之責任延伸計畫」,結案日期仍遲遲未下定。

 

 

空白的欄位


她要的,她只能無奈地讓她去追尋、然後哭笑著說下輩子再補給她這願望的實現,但她愛她,是這輩子的事。

她和她分手了,我沒有太多的驚訝,因為在圈子裡,這種所謂的「適婚年齡」碰到這種事情,應該算是一種……不需要太鑽牛角尖的平常訊息。因為大多數的同性戀者都已經習慣了感情的來來去去,只是,自己的心裡到底有沒有真的走過去而已,尤其是對深情款款、愛情專一的T而言。

她搬離了當初一起找的房子,收拾了滿箱子的襯衫和垮褲,偷渡帶走一條她2穿過的細丁字褲。如果能長出鬍子,她現在應該是滿臉落腮鬍。「喔,那還不錯啊,恭喜她。」聽到她提到她2就要結婚的訊息,我淡淡地說。但她1似乎還責怪著她的自私,竟然在分手後不到半年,她2就發出結婚訊息。不過我卻也聽見她2說她1才是真自私的那個人,對於這種事情,我總是不願討論。

「她說她想要一個孩子,你知道她超愛小孩子,每次……」每次談到她,她總是話說個沒停,對其它的事她就沒那麼有興趣。「現在科技這麼發達,找顆精子就好了,而且,認養個孩子也不錯。」我說了這圈子裡最沒知識的建議。「她想要她自己的孩子,所以不可能去認養,而且她說她要給她孩子一個完整的家,有爸爸的那種家。」「你也可以當爸爸啊!」我說了很冷的笑話。「她說她媽媽要她趕快嫁,她說她結婚想到教堂裡。」我就算是再想說冷笑話,也說不下了。於是匆忙地喝完咖啡,我在她肩膀拍了兩下,跟她說「那配偶欄,她是不打算空白了。」那妳呢?這三個字我沒問出口,因為……她之前舊身分證上的配偶欄,已經把她的名字用黑色簽字筆清楚地填下。

到了所謂的適婚年齡,有些朋友就悄悄的失去訊息,原因是,沒有足夠的勇氣和能力去做到那空白的欄位所可以實現的東西。你知道這世界上除了結婚還有兩個字叫做離婚,但你也很清楚,這種事情,一但有了最根本的變化之後就誰都說不準了。

 

 

 

情人,在分手過後,兩人之間就築起了一道牆,或高或低。

這牆,可能是銅牆鐵壁,沒半點建築的縫隙,或者這道牆壓根就沒有半個出口,是座城堡堅固城牆外的死穴。不過,或許這道牆有個出口,位置可能有高有低。當這出口太高的時候,就顯得像是一扇窗,你能遠遠地向窗內望去,但近近地站在正陰影處肯定看不到東西。或許你會想爬牆攀窗而入,但我們都知道若沒一身好功夫,這成功的機率不但低的可憐還可能失敗地摔落個半身不遂。

 

有時候,這出口的位置不高也不低,像是扇窗,更像是少了台階的門。

外面的人想登門而入、裡面的人想出門而出,都得先建立好台階,但困難的是,這台階得怎建立、建立多少,方式和分寸都困難拿捏。

 

 

親愛的,如果你已經嘗試過、或者已經心裡明瞭了些什麼,那麼,面對這位置不高也不低的出口,就當它是一扇窗吧。窗外的人可以遠遠望著日光走進窗內去,而窗內的人可以偶爾凴窗眺望風景深呼吸。

 

在這篇文字最開始之前,我寫了一篇關於「分手之後的之後…」女生版,是為了擁有像是上面愛情故事裡的女人和男人所寫的。請你,有空可以到溫室絮語裡,去看看C寫的第六篇日記。

 

下次,有機會再繼續和你聊聊愛情。

 


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